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关联公司因欠范冰冰钱成“老赖” 豫金刚石股东朱登营是谁?

妖股豫金刚石钱去哪儿了?这个问题依旧待解,而围绕豫金刚石的担保资金和股东命运的谜团正在逐步揭开。

12月21日,豫金刚石大股东河南华晶超硬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河南华晶”)再度因借款纠纷案件的强制执行而遭被动减持70万股,此前12月4日和12月16日,其已分别被动减持10万股和100万股。

目前,豫金刚石实控人郭留希及其一致行动人河南华晶合计持股27.42%,仅领先兴瀚资管方不到1个百分点。

股份遭遇大比例冻结的不只是河南华晶。回溯到2016年10月,豫金刚石完成定向增发募资45.88亿元,当时参与方包括豫金刚石实控人郭留希、北京天证远洋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天空鸿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朱登营和郑州冬青企业管理中心(普通合伙),分别认购10亿元、20亿元、8亿元、5亿元和2.88亿元。

随后,上述定增参与方的持股陆续处于高比例质押状态,除郑州冬青外,其余4家定增参与方的持股几乎全被司法冻结。其中,天空鸿鼎和天证远洋因无法偿还已经破产,其合计3.22亿股股份(占比26.70%)已于今年司法拍卖过户给“兴瀚资管-兴开源8号单一客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

而除实控人郭留希外,另外一位定增参与方朱登营的命运又将如何?在豫金刚石涉及的数十起诉讼案件中,多次出现了朱登营及其家属、关联企业的身影,涉及事项多与担保和借款相关。此外,豫金刚石曾发布公告,拟购买朱登营关联的4家企业,最终未能成行。

多起诉讼案件出现朱登营及其关联方身影

朱登营是谁?

朱登营今年58岁,比1963年出生的郭留希大一岁,相关案件判决书显示,朱登营与郭留希同住河南省郑州市。

今年4月,上市公司豫金刚石将2019年业绩预计由盈利大幅下调至巨亏50亿元,业绩“大变脸”使其站上风口浪尖,随之而来,众多违规担保、大额资金流出等事项进入公众视野,上市公司受到证监会立案调查。截至2020年10月下旬,豫金刚石在手可动用货币资金余额仅为134万元。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在豫金刚石披露的数十起诉讼案件中,朱登营及其关联方身影频繁出现。

豫金刚石今年披露的一份关注函回复显示,2017年12月,豫金刚石向牛银萍借款5000万元,河南华晶、郭留希和朱建杰为该笔借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而资金最终流向却是豫金刚石控股股东河南华晶。

2018年12月,海通恒信国际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与豫金刚石签订两份《融资回租合同》,租金共计1.03亿元,深圳市金利福钻石有限公司(下称“深圳金利福”)、朱登营、郭留希就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资金最终流向为豫金刚石。

2018年11月,豫金刚石与宁波银行深圳分行签订协议,后者同意为豫金刚石的商业汇票办理贴现,为其提供担保的包括深圳金利福、郑州日月明商贸有限公司、河南省金利福珠宝有限公司(下称“河南金利福”)、河南华晶、郭留希、朱晓斐、杨艳敏、朱登营、曹水霞等。

2018年1月,郑州木之秀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木之秀商贸”)向联创小贷借入资金1.375亿元,豫金刚石和郭留希为其提供担保,然而木之秀商贸到期未能足额还款付息,而这笔借款的最终流向方为河南华晶、郭留希、朱登营、朱晓斐、杨艳霞等人。

此外,深圳金利福曾将其作为付款人、承兑人的商业承兑汇票质押给浦发银行深圳分行,同时开展黄金租赁业务,河南华晶、郭留希、朱登营、曹水霞、朱晓斐、杨艳敏为担保方。然而,业务到期后,深圳金利福未能及时偿还租借资金。

据时代周报报道,朱建杰和朱晓斐是朱登营的儿子,曹水霞则为朱登营的妻子,而深圳金利福和河南金利福均为朱登营早年创办的企业。

2016年3月20日,豫金刚石披露定增预案显示,朱登营为河南金利福的实际控制人。而贝壳财经记者通过企查查发现,朱登营曾出现在深圳金利福和河南金利福的高管名单中,后分别于2013年9月和2015年12月退出。

豫金刚石曾欲收购朱登营4家关联公司

“感觉他能力很大。”与朱登营有过业务接触的人对贝壳财经表示。

12月21日,记者查询企查查显示,深圳金利福法定代表人为刘晓峰,公司成立于2004年5月,注册资本8100万元;2017年10月,深圳金利福管理层发生变动,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朱建杰退出,刘晓峰取而代之。

值得注意的是,朱登营曾以监事身份出现在深圳金利福的工商登记中,随后于2013年9月27日退出,由朱晓斐接替,后者于2015年12月15日退出,由刘明接替,目前公司的监事为李申芝蕊,其在2017年10月接替刘明上任。

目前,深圳金利福由北京天弘华融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天弘华融”)和刘晓峰分别持股98.77%和1.23%,而天弘华融背后是国资的身影。

天弘华融成立于2015年11月,注册资本13.02亿元,执行事务合伙人从2016年12月起为北京达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达麟投资”),此前为朱建杰。

企查查显示,天弘华融分别由银河金汇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银河金汇”)、朱建杰、达麟投资和北京虹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股74.88%、24.96%、0.08%和0.08%。其中,银河金汇由上市公司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中国银行 601881)100%控股,后者实控方为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最终控制方为国务院。

值得注意的是,天弘华融仅对外投资了两家公司,分别为深圳金利福和河南金利福,持股分别为98.77%和98.82%。

在朱登营认购豫金刚石定增后,豫金刚石曾于2018年2月至5月间筹划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河南金利福、深圳金利福、西藏中艺金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艺金像”)及深圳大河贞宝文创产业有限公司(下称“大河贞宝”)的控股股权。贝壳财经记者发现,这几家公司或多或少与朱登营有渊源。

后因与河南金利福和深圳金利福就估值等交易细节不能达成一致意见,豫金刚石将上述两家公司剔除出收购标的,并继续收购中艺金像和大河贞宝,然而,收购事项最终“不了了之”。

企查查显示,中艺金像成立于2006年9月,注册资本108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常文光,朱登营持股12%且为公司董事;大河贞宝成立于2015年1月,注册资本2000万元,由樊亚飞和宋国强分别持股70%和30%,其注册电话号码和深圳市佑爱珠宝有限公司(下称“佑爱珠宝”)相同。

河南金利福曾为佑爱珠宝控股股东,后于2013年6月退出,目前,佑爱珠宝由平顶山通用电器厂100%控股,实际控制人为平顶山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朱登营持股曾被拍卖

深圳金利福因欠范冰冰钱成“老赖”

值得注意的是,豫金刚石曾欲收购的深圳金利福和河南金利福,从2018年起开始被官司缠身。

目前,企查查所示深圳金利福和河南金利福的官方网站均已无法正常打开,两家公司均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同时,两家公司均存在大量诉讼、被执行等事项,其中,郭留希、豫金刚石与朱登营及其关联方同时出现在部分案件的被告或被申请人一栏中。

企查查显示,深圳金利福共有36项裁判文书,其中主要发生在2018年至2020年间,其中不少涉及民间借贷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追偿权纠纷等事宜。

以2018年7月裁定的典当纠纷案件为例,原告为福建金海峡典当有限公司,被告包括豫金刚石、郭留希、朱登营、曹水霞、朱晓斐、杨艳敏;此外,以2018年7月23日裁定的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为例,申请人为深圳市前海明生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被申请人包括豫金刚石、郭留希和深圳金利福。

河南金利福情况与深圳金利福相似。值得一提的是,深圳金利福被列为“老赖”的原因与演员范冰冰有关。

民事判决书(2018)京0105民初35602号显示,2017年3月,范冰冰得知深圳金利福在微信公众号文章上擅自使用了自己的照片,随后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和道歉。

最终,法院于2018年判决深圳金利福书面赔礼道歉,并赔偿范冰冰经济损失6万元。然而,深圳金利福一直未支付该笔费用,致使其被法院列为“老赖”。

朱登营的资金状况也并不乐观。去年5月,朱登营持有豫金刚石股份曾被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后因案外人对司法拍卖标的提出异议,法院中止了该次拍卖。

截至2020年三季报,朱登营持有豫金刚石股份5747万股,占比4.77%,全部股份处于质押和冻结的状态。

企查查显示,朱登营共有12家关联企业,其中,西藏义盟兄弟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高唐县深圳宝利莱钻石和珠海新倪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等6家企业已注销,剩余存续的6家关联企业分别为潭柘会(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北京中金黄金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河南泰浦农业种植有限公司、北京彭措派时尚国际科技有限公司、河南润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和西藏中艺金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肖玮 李云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万博体育网址_最新版APP下载 » 关联公司因欠范冰冰钱成“老赖” 豫金刚石股东朱登营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