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罗永浩:一个奋斗者的宿命就是不认输

“一个骄傲、自卑、乐观、疲惫的……仍旧相信自己能让周围的世界尽量变得好一点点的普通的奋斗者。”

来源:赵继成频道

2020年的最后一天,罗永浩和左小祖咒成立的左罗乐团,发布了第一首单曲,也是写给过去一年辛苦奋斗者的歌,把很多人给感动了。

单曲的名字叫《凡人有光》,歌词里说:那些不谙世事的倔强,闪着渺小耀眼的锋芒,那些无路可退的坚强,撑着卑微沉默的希望……

左罗乐团说,这首歌是写给过去一年数百万伟大的抗疫工作者和志愿者,以及经历风雨的普通人,但说实话,我觉得这首歌也是写给老罗自己的。

做网站黄了,做手机负债几个亿,做电子烟遭遇政策管控……明明带着百分百的诚意做事,却屡战屡败,但依然拥有屡败屡战的决心,老罗的身上最不缺少的才是“不谙世事的倔强、无路可退的坚强”。

最新的这一次麻烦是直播间涉嫌假货。职业打假人王海打假罗永浩直播间的上播产品-——漱口水、走着瞧旅游产品、大牌口红,闹得沸沸扬扬,媒体和公众议论纷纷。

01

被反复碰瓷,老罗有点“冤”

从个人角度来看,最近老罗为直播出假货这事儿,被整得有点“冤”。

老罗是多骄傲的一个人,新东方的大课上虽千万人吾往矣,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从来不在意网上评价。当年被称为“新东方五杰”的一个好大哥告诉我,人越多,老罗越兴奋,越发挥的好,每天中午下课后必去附近的美炉村吃饭,五个人点两条蒜香鲈鱼,他能吃一条多,心里从来不搁事的一个人……

可最近的老罗不再云淡风轻,上直播时也不如从前那般谈笑风生,据说每天还要召集各部门负责人来来回回核实追查,什么是被欺骗了,什么是没问题的,然后不断的向外部和媒体解释事情的真相。

说句玩笑话,从职能设置上,老罗一个人就差干了电商平台打假部门一半人的活儿。

但事实上,假货这事不是罗永浩一个直播间遭遇过。辛巴、李佳琦、薇娅这几个头部主播的直播间都出现过。辛巴的“燕窝门”闹出的动静最大,而且爆发之初辛巴是很强硬的,“我一点也没错”,后来压力太大,终于道歉认错。

但别人出的这些事,也都不像老罗这么“魔怔”一样地反复去说,反复道歉。

说实话,我有点担心,如果再这样下去,老罗可能是第一个把自己从赚钱搞成亏本的直播大V。因为严格意义上说,他的这些承诺和担当,已经超过了一个主播、一个直播团队所应该承担的,这本来是行业应该共同承担的风险和成本。

虽然老罗是善心人士、公益人士,时不时还利用影响力当个扶贫大使,而且坚持直播还债,这一切都说明他有足够的人品储备,但咱们,也不能让一个人背起这么多的负担。

向来特立独行的评论人三表最近说:“超乎寻常的真实与诚信是他最闪光的人格魅力,也是一块必须死守的阵地”。

说实话,风格一向放诞不羁的三表,能掏心窝子似的说这么“一本正经”的话,不少人说被感动了,高度认同这句话。

02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老罗的宿命?

我个人认为,老罗的词典里,基本没有“害怕”这个字。但是,能让老罗“吃亏”的人或事,还是有的。

简单数一数,能让老罗吃亏的至少有三种情况。

第一种,就是职业打假人。

虽然有人说不喜欢王海,不喜欢他最近的“碰瓷三连”,不喜欢他揪到一个小问题(或经过证明不是问题)就拼命往上蹭的态度,不喜欢他碰瓷式的皮里阳秋和阴阳怪气。

但不得不说,职业打假人的存在,是行业乃至社会的刚需。

说起来,职业打假人对于直播行业的伤害,其实是最小的。

为什么呢?从大处来说,虽然职业打假人的行为是纯粹的商业行为,是纯粹的利益驱动,但它们就和股市上的做空机构一样,动机很现实,但客观上也确实能起到行业监督的作用。

比如瑞幸,一个我很认可它们产品的企业,最后被做空机构揪出来,客观地说保护了投资人的利益。

从小处来说,虽然一些打假人的嘴脸很流氓,行为上也绝不高尚,但毕竟人家也是靠专业吃饭的。

必须提到的就是,职业打假人一般还是靠本事吃饭的,他们在鉴定假货方面是最有经验的,和各种鉴定机构打交道一定是最多的,运用各种消费者保护法条也一定是最纯熟的。虽然,职业打假人也会被利益蒙上双眼,或纯粹为了碰瓷和蹭流量(比如这次的漱口水事件)。但基本来说,职业打假人是高概率命中,出手的大部分都是实锤。所以这帮人其实并不是最可怕的—-因为他们凭理性行事,行为高度可预测。

我个人倒是觉得,老罗吃不起的“亏”,是直播行业的声誉受到根本性的损害,这个稚嫩的生态,如果没有几个老罗这样的硬骨头,可能还真的扛不起时代的重托。

要知道,直播带货是一个前几年才每年三四百亿GMV,结果今年靠疫情一下窜到万亿级的风口。可能包括老罗在内的人,都没有想到,直播今年贡献了几千亿的GMV。

但老罗这样的头部大V毕竟是极少的,这几千亿的GMV,是由1000万场以上的直播贡献的,而其中的从业者,以及本该具有的供应链、产业链的风险控制体系,都是极其稚嫩的。

这么说吧,在直播带货大火之前,中国的直播领域有没有1万个SKU都不好说,现在一下子就变成了几十万、几百万个SKU在流动,几百万次交易在实时发生,而它们的风控能力又那么单薄,有那么多漏洞可以钻。

可以说,仅凭直播团队、直播平台的那一点打假能力,包括老罗的承诺在内,对于如此大的一门生意里的漏洞和人性的贪婪,直播行业现有的能力,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老罗可能“吃亏”的地方就在于,以他的热情、冲动和敢于负责,对假货给出了那么高的连带责任,如果真的一直一直遇到假货,恐怕老罗会赔死。

偏偏,是否遇到假货与否,大概率不是老罗能控制住的。

第三能让老罗吃亏的,可能是揣测的人心。

比如老罗一遇到假货,立刻就发声明、做承诺,这本身是一种自我拯救,但在评论圈里,就出现了“营销说”“借势说”等等阴谋论,而且点赞的还不是几百人,而是成千上万,这就很可怕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整个电商行业发展20年透支的信任账,现在让老罗一个人来还,这不吃亏怎么可能呢?

当然,话说回来,“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享受了大流量红利的老罗,吃这些“亏”也只能算是宿命吧。

03

彻底解决问题,还得靠全行业共同发力

其实,大多数人也都知道,假货并不是电商的专属,线下买假的概率更高——不信可以去各大卖场一层的xx品牌花车特卖专区,有不少都是假货。

回头说电商,客观来讲,无论是哪家大平台,在发展的过程中,都遇到了太多的假货问题,而且一直很难说解决得很好。

比如我手里有一个某电商平台在2018年公布的数据,这个数据中,平台承认,每1万笔订单中有1.49笔为疑似假货。

可你知道这个平台每天有多少订单么?2011年就超过了每日1000万单,一个双11就是几亿单。如果按这个比例,一天会有1500个疑似假货出现,一个双11会有几万个疑似假货出现……如果都像老罗这么“慷慨”的处理,平台早就赔死了。

据了解,假货问题出现后,罗永浩的团队招募质检专家,设立神秘顾客抽检制等,为今后的选品、资质审查、上播宣传、售后等一整套流程拴上更严格的链子,“不给假货留下可乘之机”。但说实话,直播平台出现假货的问题要解决,归根到底需要全行业共同的努力。

假货上游生产源头需要当地监管部门去查处,需要政府经济发展部门牵头去改造升级;中游销售环节需要工商部门、物流部门、销售平台层层把关;下游也需要品牌方去主动打假;而主播能够介入的环节其实还是比较有限的,对公司主体做资质审查自然是没问题,但公司有资质不等于所有的产品都没问题。

要解决假货的问题,单靠老罗自己肯定是不够的,老罗再强也只是一个团队,解决直播假货的问题是一个系统性、全行业的工程。

对此,我有三个建议:

第一个建议,是直播平台要承担更多的平台责任,毕竟从客观上来讲,平台才是最大的受益方,所以应该有更多的担当,包括主体责任、审核责任、追溯责任、赔偿责任等等,而不是把问题都留给老罗这样的个人团队来解决,而且,绝大多数的个人团队都达不到老罗这样的处理力度和诚意,那么被假货袭扰的消费者最终会反噬平台;

第二个建议,对监管者、直播平台和直播团队来说,不妨考虑充分利用大数据、区块链等先进技术,为直播卖货增添技术层面的保护;

比如说,有农产品平台已经开始利用区块链技术,对一箱青菜做全流程的追踪,从田间地头到消费者的餐桌和舌头,确保每一个环节都可追溯、可问责;还有一家大型数字化房产平台,开始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在线下售楼处和物业管理的场景中,以往需要人工签字的门禁打卡、保安管理、保洁工作,全部用区块链技术替代了,既提升了效率,又排除了作假的可能性。

第三个建议,直播平台应该利用自身的平台优势,联合监管方、平台和直播团队多方的力量,形成合力,比如发起行业共同倡议,建立行业自我监督规则,对多次出现的假货源头产业带进行专项跟踪和升级扶持,同时完善平台机制,推动优胜劣汰,让良币驱逐劣币,将造假者赶出市场;

说实话,写到这里,我的信心都不是很足,毕竟在巨大的利益面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才是常态。

但是我也相信,直播行业要想发展起来,就应该承担起责任,更应该出现的,应该是全行业保护老罗,而不是老罗堂吉诃德式地试图去保护这个行业。

04

结语

12月30号,老罗在自己的微博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一个高中肄业的48岁的

谢顶的

没有翅膀却总想逆风飞行的

被多次击落变成满地笑话的

每天爬起来帮人卖东西还债的

还在不断排练新的梦想的

和你一样骄傲、自卑、乐观、疲惫的

仍旧相信自己能让周围的世界

尽量变得好一点点的

普通的

奋斗者。”

48岁的老罗依然满怀饱满的情怀在成长,但情怀并不是解决直播假货问题的全部良药。

2020年的直播卖货虽然势头凶猛,但离成熟期甚至青春期都还远远谈不上,只能算是稚嫩的初始阶段。监管层面一方面在加强对互联网直播间规则的制定和监管,肃清直播乱象,保护消费者权益;但另一方面,也在呵护、鼓励直播商业生态可持续、健康化、规范化的繁荣发展。

直播间出现假货,无疑是一种成长的烦恼,但可以预见的是,这种烦恼还将伴随很长时间,不可能一蹴而就地得到解决。

无论是技术止损还是人心止损,抑或是形成合力解决问题的机制,这一切,需要的都是时间,都是耐心。所以还是要呼吁,请多给直播行业一点耐心和善意,毕竟一个万亿规模的行业并不是那么多,而它却撑起了很多人的就业、生意和人生。

当然,我们也希望最近的这些事,能成为直播行业升级迭代的重要契机和触发点,从老罗个人的承担责任、身体力行,转变为整个直播行业的联合行动、自律出清,最终带动整个直播行业形成既生机勃勃,又规范、有序、可信赖的商业生态。就像《凡人有光》这首歌里唱的,“普天下没有趟不过去的河,被迫的成长让成长更有份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万博体育网址_最新版APP下载 » 罗永浩:一个奋斗者的宿命就是不认输